Kyoto Styudy

STUDY KYOTO MAGAZINE

和日本人做朋友 後續

和日本人做朋友 後續

印尼出身的 Radessa Gunduru Budipramono (以下簡稱モノさん) 跟他的朋友.

簡歷

モノさん是從2008年來到日本,在長野縣的語言學校學習日文之後,進入九州別府的立命館アジア太平洋大學.

現在在立命館大學的國際關係研究課裡修習碩士課程.

學部畢業論文主題印尼出身的護士在日本的醫療現場會面對的問題.

碩士研究主題在印尼所面對的HIV政策

來到了日本!然後・・・

Q:第一次來到日本的時候,學校跟周圍的朋友如何呢?

A:一開始在長野學習日語的時候,完全不會說日文.連ひらがな、カタカナ也不會,所以完全無法跟人對話.雖然有其他國家的留學生,但是幾乎沒有日本學生,所以沒有結交到日本朋友.

其實,會開始說日文是從買了電視之後!看電視會讓我知道一般日本人的話題,還有了解很多有趣的事物.這麼一來,便能了解很多事物的背景,也容易融入日本人的對話中.現在在研究室,朋友們會開玩笑說「你看,安倍首相又在說這樣的事….」,然後開始大家的對話(笑)

說真的,我非常喜歡日本的搞笑節目(笑).我想是因為日本的節目中常常出現字幕的關係!

以前都覺得字幕會破壞畫面不需要.但是日本的電視台的字幕還有節目道具都做的很好很清楚.對我們留學生來說真的很有幫助.

 

Q:其他有哪些事是在一開始時有幫助於交朋友的呢?

A:從長野搬來到別府,一開始住進APU(立命館アジア太平洋大學)的宿舍.雖然是一個人一個房間,沒有室友.但是有大家一起共有的空間,和朋友講話的機會也變多了.因此結交到很多好朋友.中途我和其他3位留學生一起搬到合租屋.

我覺得在APU裡有很多交流的機會.

學校的課業沒有很難,而且非常有趣.應該說太過開心(笑)

也因為過的太過開心,第一學期0學分!花了四年半才畢業.

不過,對我而言都是非常快樂的回憶!

 

Q:在APU有加入學生課後活動部或其他社團活動嗎?

A:我的課後活動部是回家部(笑)

  不過我有參加別府市的活動,阿波踊り(德島縣的傳統舞蹈).

在APU有多元文化週的活動.也有印尼週,馬來西亞週等等.我參加了期里蘭卡週.

 

日本的學生課後活動對我來說太過於緃向社會(階級社會).我不是很喜歡分前輩跟後輩的社團活動.當然喜歡的人很喜歡,我也沒有覺得不好.只是自己不擅長.

我覺得即使是對老師也可以很輕鬆的談笑(笑).老師有時候會約我說「來去喝一杯!」,這會讓我覺得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