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 Styudy

STUDY KYOTO MAGAZINE

和日本人做朋友 后续

和日本人做朋友 后续

印尼出身的 Radessa Gunduru Budipramono (以下简称モノさん) 跟他的朋友。

简历

モノさん是从2008年来到日本,在长野县的语言学校学习日文之后,进入九州别府的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

现在在立命馆大学的国际关系研究科里修习硕士课程。

他的大学毕业论文主题:印尼出身的护士在日本的医疗现场会面对的问题。

硕士研究主题:在印尼所面对的HIV政策

来到了日本!然后・・・

Q:第一次来到日本的时候,学校跟周围的朋友如何呢?

A:一开始在长野学习日语的时候,完全不会说日文。连平假名、片假名也不会,所以完全无法跟人对话。虽然有其他国家的留学生,但是几乎没有日本学生,所以没有结交到日本朋友。

其实,会开始说日文是从买了电视之后!看电视会让我知道一般日本人的话题,还有了解很多有趣的事物。这么一来,便能了解很多事物的背景,也容易融入日本人的对话中。现在在研究室,朋友们会开玩笑说「你看,安倍首相又在说这样的事…。」,然后开始大家的对话(笑)

说真的,我非常喜欢日本的搞笑节目(笑)。我想是因为日本的节目中常常出现字幕的关系!

以前都觉得字幕会破坏画面不需要。但是日本的电视台的字幕还有节目道具都做的很好很清楚。对我们留学生来说真的很有帮助。

 

Q:其他有哪些事是在一开始时有帮助于交朋友的呢?

A:从长野搬来到别府,一开始住进APU(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的宿舍。虽然是一个人一个房间,没有室友。但是有大家一起共有的空间,和朋友讲话的机会也变多了。因此结交到很多好朋友。中途我和其他3位留学生一起搬到合租屋。

我觉得在APU里有很多交流的机会。

学校的课业没有很难,而且非常有趣。应该说太过开心(笑)

也因为过的太过开心,第一学期0学分!花了四年半才毕业。

不过,对我而言都是非常快乐的回忆!

 

Q:在APU有加入学生课后活动部或其他社团活动吗?

A:我的课后活动部是回家部(笑)

不过我有参加别府市的活动,比如阿波舞(德岛县的传统舞蹈)。

在APU有多元文化周的活动。也有印尼周,马来西亚周等等。我参加了期里兰卡周。

 

日本的学生课后活动对我来说太过于纵向社会(阶级社会)。我不是很喜欢分前辈跟后辈的社团活动。当然喜欢的人很喜欢,我也没有觉得不好。只是自己不擅长。

我觉得即使是对老师也可以很轻松的谈笑(笑)。老师有时候会约我说「来去喝一杯!」,这会让我觉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