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 Styudy

考慮到京都留學的同學 在京都留學的同學

STUDY KYOTO MAGAZINE

畢業生的雜談:在京都留學的生活【前篇】

畢業生的雜談:在京都留學的生活【前篇】

2021年2月2日星期二,即將於今年大學畢業的京都留學生PR小隊的四位成員齊聚一堂,進行討論,共同回顧他們在京都的四年大學生活!今年畢業的學生有Katrina同學(同志社大學,美國)、鄭同學(同志社大學,中國)、溫同學(京都藝術大學,中國)、王同學(京都藝術大學,中國)。 因為疫情的原因在大學的最後一年他們的大學生活並不是一帆風順的。 而京都生活過的各位,來講講對未來的期望吧。首先第一部分,回顧四年前的求學之路,以京都為起點回憶一下各位的大學生活。

四年前

Q)大家還記得四年前的自己現在是什麼樣子嗎? 是什麼時候決定要去哪所學校的?

鄭同學:我是2016年8月份左右考上大學的。 之後,我繼續在語言學校學習,但語言學校學到的東西並沒有那麼多。 因為考入了大學的經濟系,於是我利用空閒時間自學了經濟學的基本知識。

王同學:我當時已被大學錄取,之後就在準備搬家和入學手續的事情。 因為我的語言學校也在京都,來日本留學後一直生活在京都。

Katrina同學:我是2016年10月決定考哪所學校的。 之後,為了考學,向學校請假復習。 10月的時候,我已經完成了在京都找房子等事情,所以四年前此時的我過著普通的美國高中生活。

溫同學:我也是在2016年10月左右決定去哪裡上學,4年前,我還在東京的語言學校上學,準備搬到京都去。

 

Q)作為外國人參加日本的大學入學考試,最困難的是什麼?

鄭同學:給我留下印象的是,申請學校時寫的志望理由書。 在中國,申請大學時是沒有志望理由書的。 每申請一所大學都要仔細的修改每一篇,當時真是不停麻煩語言學校的老師。

Katrina同學:我是在郵局遇到了困難。 首先,我在寄送時申請資料時,為了保證時效性,不得不使用昂貴的郵政服務。 如果沒有按時寄到,都無法準備考試。

另外,當我想把申請資料從美國寄到日本的大學時,擔心是否能可靠送達,於是去郵寄公司查詢,但大學寫下的郵寄地址的郵編在美國系統中沒有登記,數據也沒有出現。對我來說,由於我是在國外參加的大學考試,所以郵寄資料比考試更加困難了。

(*)不管是哪種地址,各大學或公司都有自己的專用郵遞區號,即使按該郵遞區號查詢,也會在海外郵政系統中出現未登錄而無法顯示。

溫同學:我遇到困難的是面試。 在語言學校,有專門的練習大學入學考試的面試,常見的提問,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面試中,大約九成的問題都是意料之外的,我真的很煩惱。 特別是在面試的時候大概有6個教授面試我,只要走進房間就會很緊張,腦子里一片空白,準備的問題也全忘記了。 面試結束後我挺鬱悶的。 但由於有了那次經歷,我在後來的面試中什麼都不怕了,所以從積極的角度來說,這是一次很好的經歷。

王同學:我最初在京都的語言學校學習,自己想考的藝術大學就在京都,這讓我更容易獲取相關資訊,也讓我能夠順利地準備參加入學考試。 除了語言學校外,我還上了藝術的補習班。 因為也是京都的學校,所以能夠得到詳細的關於入學考試和面試對策。 大學是參加的AO考試,比起面試更看重畫技,因為我在國內高中時就是藝術生,所以沒有遇到很大的困難。

京都的大學生活

Q)還記得你被大學錄取後,剛來京都來生活的時候嗎?

溫同學:關於在京都生活的開始,有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 是當時沒有參觀就搬家的,但是當我真正去到那裡的時候,我驚訝地發現周圍什麼都沒有。 本以為這裡離車站只有2分鐘的路程,會很方便,但這裡是山裡的車站,連最近的便利商店也要步行10多分鐘。

還有,我3月份搬來的時候,天氣還很冷。 晚上我開了客廳的空調,但另一個房間沒有空調,所以一點也不熱。 我也沒辦法,就用瓦斯給爐子燒水,在火邊取暖。 這真是有趣,又一個非常尷尬的回憶。(笑)

Katrina同學:當時我還未成年,手機簽約非常困難。 店家告訴我他們辦理不了,但我的日常生活需要手機,所以我沒有放棄,跟店家商量該怎麼辦。 最後,我在這家店簽了約,在另一家店買了手機,但因為各種證件的原因,花了三天時間。

 

Q)當初在京都生活相比,你對這座城市的印象是否有所改變? 對你來說,京都是一個什麼樣的城市?

王同學:在決定去哪裡留學的時候,我想學習傳統藝術,所以選擇了京都。因為在我的印象中,京都是一個充滿藝術和歷史的城市,是日本文化的代表。 因為這裡有很多大學,京都被稱為 「學生之城」。 即使在京都生活了五年,我對京都的印象也沒有改變。

鄭同學:來京都之前,我住在東京的新宿附近,新宿在東京市中心,我每天都是坐電車來往。 但是在京都,反而坐電車不方便了。所以來日本後第一次坐公車。 一開始,我坐不慣公車,所以一連坐反了方向三次。 (笑)

當時乘坐公車遇到了很多麻煩,但現在我已經習慣了,或者說只要有一輛自行車,不用坐公車就能去京都的各個角落。 和東京相比,我不用坐電車或公車,所以方便多了。

 

Q)開始大學生活後,你遇到的第一個困難是什麼?

溫同學:我覺得用日語交流不僅在日常生活中,而且在專業用語上也很困難。 我是學電影製作的,但是剛進學校的時候,對電影中的 「Long Shot」、「長鏡頭」等專業術語一竅不通。 大一時候的我在製作一個短片項目,那時朋友不多,和組裡的人關係也不親近,所以我真的很擔心如何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負責拍攝的同學。 當我無法用語言很好地解釋自己時,我會畫圖幫助他們理解。

當時我意識到,如果我不能很好地溝通,就不能順利的拍電影,所以我想我應該努力提高自己的溝通能力以及拍攝技巧。

鄭同學:我也是在大學的學習中碰壁了。 我進的是經濟系,但高中我是文科的,所以我並沒有很好的學習數學。 換個角度看,中國高中學習的數學內容與日本高中略有不同。在中國,大學學習的微積分知識,日本在高中時就有學習。而我在經濟系學習之初,所有的課程都是以 「日本高中畢業生一般都會的知識 」為基礎,所以一開始就很難跟上。

 

Q)在你的大學生活中讓你覺得最快樂和努力過的事情是什麼?

王同學:在資訊設計課上,我和同班的日本同學小組合作,製作了一個APP的概念設計。 其中,我想嘗試一些新的東西,所以我主動擔當了策劃和攝影方面,在三個月的時間裡,多次和同學討論,取景拍攝,並且協調,包括取景地和模特兒的服裝安排。 此外,UI設計、編輯影片、製作宣傳海報的主要由我完成。 回過頭來看完成作品的當時,有很強的成就感。

Katrina同學:作為一名大學生,我能夠體驗到很多在學生時代才能做的事情,這一點非常重要。 充分利用在這裡的四年時間,所以我選修了很多課,積極參加大學的活動。 充分利用了大學的圖書館和健身房,還參加了各種社團,結交了很多朋友。

除此之外還參加了校外的志工活動,在學校假期有空閒的時候,還到其他城市。 所以我的校外經歷特別豐富,這使我能夠更多地瞭解日本社會,能夠拓寬與日本人之間相關的話題,我想這對我今後在日本的工作也很有幫助。 這樣一來,在疫情開始之前,就已經累積了很多經驗,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我過得十分有意義。

查看後篇

Category文章分類

Category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