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 Styudy

STUDY KYOTO MAGAZINE

面向想在京都研究理科的你! 我们采访了在京都大学学习免疫基因组医学的留学生。

面向想在京都研究理科的你! 我们采访了在京都大学学习免疫基因组医学的留学生。

本次,我们采访了在京都大学的本庶佑教授的研究室的留学生。他们的研究方向是免疫基因医学。本庶教授被免疫医学领域广泛认可,也是本期诺贝尔医学奖的有力竞争者。
来自中国的尹桑是博士课程的一年级,来自伊朗的Main Dokht Ashoori(爱称罗米那)也是博士课程一年级。来自阿曼的Azza Al Ismail今年是博士课程的最后一年。

关于研究内容?京大的研究室的环境怎么样?

Q:请介绍以下研究内容。

尹桑:在免疫基因医学研究室,作为AID项目的一员进行研究。AID是引起抗体的免役球蛋白转换的基因。AID基因没有的话只能生产一种抗体,也就是说,如果没有AID的话,将不能抵抗各种各样的疾病。

Azza:我研究免疫球蛋白转换3年了。患者体内的抗体与细菌等其他的侵入者作战时,有的患者携带的抗体是不能变化的变异体。我主要就是调查这些变异体,为什么发生了变异。了解变异,掌握变异的原因,如果了解了怎样影响免役球蛋白的变化的话,就能知道什么药物可以起作用。这样的话,就可能找到治疗的途径。Q:研究室的一天是如何过的?

Azza:前一天写好第二天的试验计划。我经常会把想要试验的手法写在小本上,第二天来研究室以后,要做什么时马上就能知道。

然后确认检查细胞,还健康的话就注入营养,进行深度观察后,再做试验。

比如,抽出DNA或者分析蛋白质等。

有时,细胞的培养需要时间,那时我就会读书或者查看学术论文。

然后,每两周一次会把自己的发现在团队会议上和大家分享。

罗米那:现在,因为我刚开始了自己的项目,所以,在接受指导老师的直接指导。

但是,每周会抽出2次的时间,照顾自己的试验小白鼠。笼子的交换,个体数的确认,是否有繁殖等都要调查清楚。因为还是初学者,所以花了整整半天时间(笑)

现在,基本上是根在老师后面的状态,每周会作一个学习的计划。基本上都是为了未来在学习。因为到现在为止,只学过免疫学的基础知识。一点一点的联系注射,还有照顾小白鼠。还有四年时间,前面的路还很长。

尹桑:平时的工作主要是细胞培养,DNA抽出和蛋白质分析。研究蛋白质的工作原理,是这个领域的研究的基础。

到日本留学的契机是什么呢?

罗米娜:理由之一呢是本庶先生的评价很高,再者,京都大学的排名也是。因为想到日本,所以我觉得排名很重要。排在第一位的学校是东京大学,第二位是京都大学。

住在东京的话太辛苦了,京都是一个安静的地方。所以,更喜欢京都。京都非常的酷,我的教授也很酷。

尹桑:我的第一志愿是京都大学。身边有出身京大的老师,对我有一些影响,自己也在网络上查找了很多资料。小时候读了很多关于日本的书,如果留学的话就到日本的想法很早就有。也喜欢推理小说,比如京极夏彦等。也喜欢源氏物语,硕士研究生的时候有在宇治校区上课,因为是宇治十贴的舞台把我高兴坏了。

硕士研究生的时候是研究的有机化学,跟现在不一样的专业领域。那个时候周围的日本人学生很多,所以日语变得非常好。也不会是外国出身的就会有隔阂,都是很亲切。进入博士课程以后也经常和朋友们见面,就职的朋友也会偶尔喝喝酒,一直持续着交往。

Azza:首先,我对日本文化的全部都有兴趣。看动漫也看漫画。也学习了日语,也在自己的大学和日本人做了朋友。他们教了我折纸等日本文化。然后,还告诉我住址,“如果来了日本要联系我啊”。

大学毕业的时候,找了有关日本的课程,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关于什么的课程,但是“不去的话绝对不行,因为相去日本啊!”然后叫了朋友一起去听课。最后,这个讲义最终还让我得到了现在的奖学金(MEXT)。我想,这一定就是命运吧。从募集开始,就一个一个的推进选考课程,真的非常快。其实,虽然那个时候已经有工作了,奖学金的合格通知书来了之后我马上就辞职,来了日本。

我来日本是在2011年4月,刚好是东日本大地震之后的一个月。“辞掉工作去日本,你是怎么了?”大家都这么问我,那是大家都害怕极了。但是,我用奖学金来到这里,生活了6年了。

那个时候我想:“这就是一个挑战”(笑)。

日本,特别是来到京都是因为我喜欢自然。特别想看看四季的样子。来到这以后,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完美的地方。所以,6年时间在这里都没有动过。然后,也见到了在阿曼时的日本朋友。他们从东京专门来看了我。

P1080432

Subscribe to Study Kyoto Newsletter

* indicates required